范文大全
写作指南

泡桐花散文 什么是泡桐花

泡桐花散文

什么是泡桐花?

泡桐花是属于参科植物中的一种,泡桐花的树干,包括泡桐,还有树木,一般可以高达30米。

大家可以想象一下泡桐花的生活习性,泡桐花的树皮是灰褐色的,它的小枝、叶子、叶柄、还有其他各部幼果均长满黄褐色像星状般的绒毛。

泡桐花有点微微的香气,泡桐花主要生长在我们祖国的上海,浙江,江苏等一地带、云南、贵州、四川、重庆、西藏等地区,还有泡桐花是3-5月花的,这就是我们传说中的泡桐花。

关于描写花的散文

诗人康桥的散文《让花朵更美丽》。

让花朵更加美丽 康桥 花朵是上帝赠给人类最好的礼物。

人们相信童话一样相信花朵蕊里居住着美的精灵。

所以,长久以来花朵代表着我们的爱情、事业和健康。

花朵,它几乎是所有美好事物的象征。

对于生命的地球来说,花朵绝不是忽然间从天而降的,甚至簇拥着花朵的绿色也不是!为了迎接人类的到来,它们同样经历了漫长的生命准备。

古生代中期,植物们开始从海洋向陆地进军。

这时我们的大地才开始出现绿色。

早些时候的植物是不开花的。

陆地最早的绿色以羊齿植物为主,羊齿是靠孢子来繁殖的,它没有种子。

中生代以后,我们绿色的世界变得丰富起来。

除了羊齿植物以外,银杏树、针叶树以及苏铁(铁树)类开始出现,这些植物都是裸子植物。

裸子植物的公花和母花是分开的,并且裸子植物的种子没有子房。

德国诗人歌德曾提出:花朵是由叶子变态而来的。

解剖一朵原始的花,详细观察它的形态,我们就会相信诗人歌德的话是有一定的道理的。

一朵进化好的花,它的花萼、花冠、雄蕊群和雌蕊群与绿叶形态相差很大,我们难以看出花与叶之间的联系。

但当我们面对玉兰花仔细观察时,我们会发现玉兰花的9片花被就像叶子的形状一样。

玉兰花属于木兰科木兰属的一个种,是有花植物中最原始的科。

玉兰花还没有分化成花萼与花冠;雄蕊群和雌蕊群分离排列成螺旋状。

木兰科植物里有一种德坚勒木,它的雄蕊和雌蕊更象叶子的形状。

德坚勒木分布于南太平洋,德坚勒木的心皮也像一片叶子,它的雌蕊没有花柱,子房像个小瓶,特别是柱头不像一般植物那样生在子房顶端是圆形的,它的柱头在心皮两边接合处从上向下延伸,极像一片叶子对折过来。

木兰是地球上最早的花朵。

它到了白垩纪后期才开始出现。

这能开出花瓣的植物我们称做被子植物,被子植物的雄蕊和雌蕊是长在一起的,而且种子包在子房当中。

比木兰更早的铁树,开花次数少,花期也没有规律。

铁树开的花没有绿色的花萼,也没有招引昆虫的美丽的花瓣。

当然开不出花瓣的铁树还不能称做被子植物,而只能算是裸子植物。

是的,花朵不是与生俱来的,也不是生来就美丽的。

它一样经历了从简单到复杂,由单一到多姿多彩的过程。

长期以来,人们想方设法让花朵变得更加美丽。

人们利用基因工程改变花色、花形和花期,培育出传统园艺技术难以获得的新品种。

利用基因工程,科学家把查尔酮合酶基因转入紫花矮牵牛,实现了在同一植株上出现深浅不同的花色。

通过基因改造的矮牵牛上开着紫色、白色以及紫白相嵌的三种不同的颜色。

到目前为止,科学家已成功地将外源基因转到玫瑰、矮牵牛、康乃馨、郁金香、菊花等人们所喜爱的花朵上。

20世纪以来,花卉业逐渐成为一个具有很高经济效益的行业。

全世界每年花卉业的销售额达1亿美元。

让花朵变得更加美丽,这不仅仅是拥有现代科学技术的今天才有的想法,我们的古人早就在这上动过脑子了。

可以说,我国对花朵的克隆早在唐代就有了。

相传,韩愈的侄子就有种花的奇艺。

《酉阳杂俎》中任记载了韩愈的侄子克隆牡丹的故事。

韩愈的一个远房侄子从江淮来。

韩愈见侄子年纪很小,就让他在学院中为子弟们伴读。

子弟们都被韩愈的侄子凌辱过。

韩愈知道后,就把他送到街西的僧院中,让他读书。

十来天之后,寺主又说他轻狂粗率,韩愈只好让他回去,韩愈责备侄子:“你到底能干什么?”侄子向韩愈赔罪,慢慢地说:“我有一种技艺,正恨叔叔不知道呢!”他指着阶前的牡丹说:“叔叔,你要这牡丹青紫赤黄开什么样的花,只要你说出来就行!” 韩愈很惊奇,就给他找来所需的东西,让他试验一次。

韩愈的侄子用帘子之类的东西把牡丹丛全都遮蔽起来,不让人看见,挖掘牡丹的四面,直挖到根,宽窄可以坐下一个人,用一些轻粉朱红之类的东西,一早一晚治理牡丹的根。

七天之后,他把坑埋上。

他对韩愈说,最晚一个月就行。

当时正是初冬。

那牡丹本来开紫色的花,等到花开时,变成黄的红的了,而且每一朵都有一联诗,字迹分明,是紫色的。

韩愈在克隆的牡丹花上,读到了他在出关时所作的诗:“云横秦岭家何在,雪拥蓝关马不前”…… 牡丹是我国的国花,牡丹的颜色有红有白有紫,过去的书里有正晕牡丹倒晕牡丹,还有合欢牡丹。

长安曾经崇尚游赏牡丹。

每到春末,浏览观赏牡丹的车马就川流不息,人们以不能就近玩赏为耻。

许多寺庙和道观,都栽种牡丹,有的一棵牡丹就能挣几万。

过去克隆花朵,只能用染料。

《北梦琐言》里也记载了韩愈侄子有种花奇艺的事。

唐朝给事杜孺休主管湖州,那里有一户以染衣为业的人家,池子里生长着青莲花。

杜给事让人收取了这种青莲花的花种,回到京城种到池子里,有的却变成了红莲花。

杜给事感到很奇怪,就写信去问那些染工。

染工回信说:“我家有一个用过三代的盛靛青的大瓮,曾经把莲子浸泡在瓮底下,等浸过一年,然后再种上它。

如果用所种的青莲花子当种子,那它就变红了。

这是它恢复了本质,又有什么奇怪?” 于是又把浸泡的莲花子送给杜给事。

传统的染色能改变花色,气候也能改变。

花朵属于春天!然而,一朵鲜花...

关于赞美花,关于花的散文

端康成散文>我常常不可思议地思考一些微不足道的问题。

昨日一来到热海的旅馆,旅馆的人拿来了与壁龛里的花不同的海棠花。

我太劳顿,早早就人睡了。

凌晨四点醒来,发现海棠花未眠。

发现花未眠,我大吃一惊。

有葫芦花和夜来香,也有牵牛花和合欢花,这些花差不多都是昼夜绽放的。

花在夜间是不眠的。

这是众所周知的事。

可我仿佛才明白过来。

凌晨四点凝视海棠花,更觉得它美极了。

它盛放,含有一种哀伤的美。

花未眠这众所周知的事,忽然成了新发现花的机缘。

自然的美是无限的。

人感受到的美却是有限的,正因为人感受美的能力是有限的,所以说人感受到的美是有限的,自然的美是无限的。

至少人的一生中感受到的美是有限的,是很有限的,这是我的实际感受,也是我的感叹。

人感受美的能力,既不是与时代同步前进,也不是伴随年龄而增长。

凌晨四点的海棠花,应该说也是难能可贵的。

如果说,一朵花很美,那么我有时就会不由地自语道:要活下去! 画家雷诺阿说:只要有点进步,那就是进一步接近死亡,这是多么凄惨啊。

他又说:我相信我还在进步。

这是他临终的话。

米开朗基罗临终的话也是:事物好不容易如愿表现出来的时候,也就是死亡。

米开朗基罗享年八十九岁。

我喜欢他的用石膏套制的脸型。

毋宁说,感受美的能力,发展到一定程度是比较容易的。

光凭头脑想像是困难的。

美是邂逅所得,是亲近所得。

这是需要反复陶冶的。

比如惟—一件的古美术作品,成了美的启迪,成了美的开光,这种情况确是很多。

所以说,一朵花也是好的。

凝视着壁龛里摆着的一朵插花,我心里想道:与这同样的花自然开放的时候,我会这样仔细凝视它吗?只搞了一朵花插人花瓶,摆在壁龛里,我才凝神注视它。

不仅限于花。

就说文学吧,今天的小说家如同今天的歌人一样,一般都不怎么认真观察自然。

大概认真观察的机会很少吧。

壁龛里插上一朵花,要再挂上一幅花的画。

这画的美,不亚于真花的当然不多。

在这种情况下,要是画作拙劣,那么真花就更加显得美。

就算画中花很美,可真花的美仍然是很显眼的。

然而,我们仔细观赏画中花,却不怎么留心欣赏真的花。

李迪、钱舜举也好,宗达、光琳、御舟以及古径也好,许多时候我们是从他们描绘的花画中领略到真花的美。

不仅限于花。

最近我在书桌上摆上两件小青铜像,一件是罗丹创作的《女人的手》,一件是玛伊约尔创作的《勒达像》。

光这两件作品也能看出罗丹和玛伊约尔的风格是迎然不同的。

从罗丹的作品中可以体味到各种的手势,从玛伊约尔的作品中则可以领略到女人的肌肤。

他们观察之仔细,不禁让人惊讶。

我家的狗产且小狗东倒西歪地迈步的时候,看见一只小狗的小形象,我吓了一跳。

因为它的形象和某种东西一模一样。

我发觉原来它和宗达所画的小狗很相似。

那是宗达水墨画中的一只在春草上的小狗的形象。

我家喂养的是杂种狗,算不上什么好狗, 但我深深理解宗达高尚的写实精神。

去年岁暮,我在京都观察晚霞,就觉得它同长次郎使用的红色一模一样。

我以前曾看见过长次郎制造的称之为夕暮的名茶碗。

这只茶碗的黄色带红釉子,的确是日本黄昏的天色,它渗透到我的心中。

我是在京都仰望真正的天空才想起茶碗来的。

观赏这只茶碗的时候,我不由地浮现出场本繁二郎的画来。

那是一幅小画。

画的是在荒原寂寞村庄的黄昏天空上,泛起破碎而蓬乱的十字型云彩。

这的确是日本黄昏的天色,它渗人我的心。

场本繁二郎画的霞彩,同长次郎制造的茶碗的颜色,都是日本色彩。

在日暮时分的京都,我也想起了这幅画。

于是,繁二郎的画、长次郎的茶碗和真正黄昏的天空,三者在我心中相互呼应,显得更美了。

那时候,我去本能寺拜谒浦卜玉堂的墓,归途正是黄昏。

翌日,我去岚山观赏赖山阳刻的玉堂碑。

由于是冬天,没有人到岚山来参观。

可我却第一次发现了岚山的美。

以前我也曾来过几次, 作为一般的名胜,我没有很好地欣赏它的美。

岚山总是美的。

自然总是美的。

不过,有时候,这种美只是某些人看到罢了。

我之发现花未眠,大概也是我独自住在旅馆里,凌晨四时就醒来的缘故吧。

泡桐花用法用量是怎么样的?

即使知道泡桐花可以入药,也一定要在医生的嘱咐下使用。

目前,医学上已将泡桐花制成多种剂型,主要有注射剂、水剂、片剂、药膏等类型。

一般来说,注射剂内的每毫升相当于使用6g新鲜泡桐花或1.5g干花,每日可肌肉注射2~4次,每次约2~4ml即可; 对于片剂的话,每片相当于0.25g干花,每日三次,每次大约5~10片即可;水剂一般可以用在鼻炎、结膜炎、外耳道炎等病症,用法主要是滴鼻、滴眼、滴耳等;药膏可用于治疗烧伤、手足癣等病症,每100g药膏大约含干花500g,涂抹患处即可,每日1~2次不等。

梦里开满泡桐花阅读答案.根据文章内容,说说“桐花”的含义;文题...

泡桐花的花期2-5月。

泡桐花为玄参科植物泡桐的花。

泡桐,乔木,高达30m。

树皮灰褐色,幼枝、叶、叶柄、花序各部及幼果均被黄褐色星状绒毛。

产地:分布于华东、中南、西南,春季开花,时采收。

性味:味苦;性寒。

清热解毒。

主治:肺热咳嗽;急性扁桃体炎;菌痢;急性肠火;急性结膜火;腮腺火;疖肿;疮癣;支气管炎。

关于菊花的散文

种菊 霜降是一声季节的号角,那些散布在辽阔天地间的菊蕾,闻声而起,陡然举起千面万面的金黄旗帜,一扫百花开尽后的萧索和寂寥。

小院的菊花也被号角唤醒。

花朵虽小如分币,颜色却纯正如精金美玉,清冽的芳香洋溢在小院空中。

于是晨昏之际,盘桓花前,或品茗把盏,或吟哦词章,免不得生出几许雅兴,牵惹出缕缕诗情,正所谓“掬水月在手,弄香花满衣”了。

我是个懒人,本不善于莳花弄草。

心血来潮时养过文竹、兰草,或因伺侯不周,或因培植不当,眼看着一株株由瘦弱而萎蔫了。

那时的心情只觉得自己辜负了花草。

后来索性只种些生命力旺盛而不需要费心的花草。

空地上撒一把太阳花的种子,能得来一个五颜六色的夏天,废弃的搪瓷盆中随手插几球仙人掌,能换来一年四季养眼恬心的碧绿。

今年雨水稠密,院外的月季,疯丫头一般颠狂着,院里的栀子野小子般地蓬勃。

对着月季的鲜艳和栀子的翠碧,我得意于自己“无为而治”的方略。

种菊也缘于这样的心态。

春天,趁刚下过一场雨,将邻居剪下来的菊花枝插了一地,就是平时只泼些残茶剩水,菊花也枝繁叶茂地葳蕤一个春夏。

到了秋天,枝头密密匝匝地缀满了花蕾,霜降过后,终于激情迸发,灿烂的金黄,一团火焰似的燃烧着,不知引来多少惊艳的目光。

为了一次烂漫的绽放,菊花蓄积了一生的时光。

香草美人,菊花象一位刚烈的女子,而三国时钟会赞菊有五德,说它“早植晚发,君子德也”。

则菊花,无愧于“花中君子”的美誉。

连“口角噙香”的林妹妹,不是也赞叹它“一从陶令评章后,千古高风说到今”么? 咏菊 古来备受推崇的咏菊诗,必定是把握了菊花的特性,而对菊花的品质放大凸显,用充满张力的语言,来撞击人们的心灵。

唐元稹《菊花》诗 秋丛浇舍似陶家,遍绕篱边日渐斜。

不是花中偏爱菊,此花开尽更无花。

南宋郑思肖《寒菊》 花开不并百花丛,独立疏篱趣未穷。

宁可枝头抱香死,何曾吹坠北风中。

唐李白与友人游南阳,专程去菊潭赏菊,因而引发了吟诗的豪情:“时过菊潭上,纵酒无休歇,泛此黄金花,颓然清歌发”。

清张潮的《 幽梦影》,把陶渊明列为菊的知已,真的恰如其份。

陶渊明是爱菊、咏菊 的集大成者,以至于一提到陶渊明的名字,人们会自然而然地想到他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的绰约风姿。

其实最能显示陶渊明爱菊真性情的,倒是这样隽永的短章: “尝九月九日出宅边菊丛中坐,久之,满手把菊,忽值弘送酒至,即便就酌,醉而后归”。

一个是不肯为五斗米折腰,高唱《归去来赋》的诗人,一个是在廖廓霜天里迎风近独立的奇葩;一个是归隐田园的高士,一个是“不随黄叶舞秋风”的香草。

人与花,花与人,电影镜头般的叠印与闪回,无怪乎靖节先生能啸傲东轩:“一觞虽独进,杯尽壶自倾”了。

咏菊以言志,造反的英雄黄巢有《不第后赋菊》: 待到秋来九月八,我花开后百花杀。

冲天香阵透长安,满城尽带黄金甲。

朱元璋《菊花》诗,满纸都是霸气: 百花发时我不发,我若发时都吓杀。

要与西风战一场,遍身穿就黄金甲。

好在品评词章,并不遵循成者王侯败者贼的标准,黄巢的菊花诗传诵久远,而朱元璋的《菊花诗》,若不是翻看《朱元璋传》,已经很少有人提及了。

品菊 黄巢吟菊诗中,还有一句“他年我若为青帝,报与桃花一处开”广为传诵。

不知道是黄巢流露的帝王梦想,还是为身处寒秋的菊花鸣不平。

而世人咏菊赞菊,正是奔了菊花傲霜挺立的英姿。

耐寒草木,说到底,没有超过松柏的。

自孔老夫子以缓舒纡徐的口吻道出:“岁寒,然后知松柏之后凋”之后,几千年来的学人士子,无不把松柏精神作为一种操守,一种寄托,一种象征,来烛照精神生活,寻根求源,乃是一种不愿与流俗同流合污的理想,是一种保持特立独行品质的精神支撑。

在自然界,人和草木一样,都要受自然规律的支配,荣枯生发,生老病死,都逃不出自然这双“看不见的手”的掌心。

而要在芸芸众生之中,将自己与别人区别开来,也只有凸显、放大自己的特异之处这一条路径了。

严霜下的菊花,风雪中的松柏,也只是在物竞天择,适者生存规律引领下的生命。

桃李芬芳之际,有人指责“轻薄桃花逐水流”,似乎桃花是趋炎附势之辈。

但桃李的风华,也只是应时而发,随性而为,薄桃李而重菊花,和爱喜鹊而恶乌鸦一样,不过是积习在作祟之已。

学人士子以松柏、菊花来映衬、彰显自己草异的品质,似乎还有情可原,但走向极端而故弄玄虚,便显出矫情的可恶了。

刘伶“死便埋我”的大话,谢安故作镇静的掩饰,都有一种作秀的成份,便是庄周因丧妻鼓盆而歌,也是一种值得怀疑的真实。

因此,春兰秋菊,各得其所,随缘适性,乃是天机。

人生百年,不过一瞬,随性而为,方可臻于内心的平静。

正如“雪夜访戴”;“乘兴而来,兴尽而返,何必见戴”? 且去饮一杯菊花酒。

细细品咂,人生至味在里头。

转载请注明出处ca88手机版登录 » 泡桐花散文

分享:

相关推荐